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
    刘乐转身向外走。
      对于张小勇的话,他没有全信,也没有不信。
      他今天提醒张小勇,就是想看看张小勇今后会怎么选择怎么做。
      张家的命运,全在张小勇的手中掌握着。
      如果他们张家的人再敢再招惹自己,刘乐不介意把他们灭掉。
      “刘院长,这是五千万,请您收下。”把刘乐送到外面的停车场里,眼看刘乐就要离开,张小勇急忙取出一张银行卡,用双手递了过来。
      刘乐收下后,就坐进舒弈铄的汽车,离开了张家。
      这边一走,张小勇的脸色猛然冷了下来,然后就急忙取出手机,拨打出去。
      结果,打不通。
      换一个号码,还是打不通。
      再换,仍然打不通。
      因为张驰、邓蓓蓓和杨永乔那些人,正处于昏迷之中,手机早被打坏了。
      可是,张小勇不知道啊!
      他紧张起来,围着画坛团团转。
      转了两圈,就立刻向一位保镖吩咐道:“你马上去志海医院,看看情况。”
      “是。”保镖答应一声,就急忙开车赶了过去。
      “爸,你还真让张驰去抢白雨韵的产业了?”张凯推震惊的问道。
      “是我糊涂了。”
      张小勇非常后悔:“是我没有调查清楚,早知道白雨韵和刘乐有关系,说什么也不会叫张驰他们过去啊!希望他们不会有事吧!”
      其实,之前就算是知道白雨韵和刘乐有关系,他也会让张驰行动的。
      因为他并不知道刘乐这么厉害。
      然而,到那个时候,张驰和邓蓓蓓可就没有这个胆子过去了。
      凡是有刘乐的地方,他们都会避之唯恐不及。
      “爸,你为什么叫张驰这样做?”张凯推不解的问道。
      “为什么?你说为什么?”
      “还不是为了不让你们生气?还不是为了一家人和睦相处。”
      张小勇气呼呼的说道:“张驰回来,没事做可不行,直接把咱们家的公司分给他一个,你们肯定有意见,是浊?”
      “所以,我才想让他去趁着白雨韵被白家赶出来,抢了白雨韵的产业。”
      “这样一来,他有了自己的产业,你们也不会看不起他,是不是?”
      “谁知道,竟然惹到刘乐呢?”
      “看这个样子,杨永乔肯定不是刘乐的对手啊!”
      就在这时,张小勇的手机响了,这是他的私人手机,能打这个电话的不多。
      他拿起一看,就立刻笑哈哈的接听了:“老严,你好你好,什么事?”
      对面是严志雄的声音,他们私下里关系不错。
      然后,张小勇就仔细的听起来,还不时的嗯嗯两声。
      而且,他的脸色,还越来越严肃,越来越阴骘。
      只到十分钟之后,他才挂掉了电话。
      然后,他凝重道:“凯推,过来,我们商量个事。”
      杜奈照抱着孩子回到别墅客厅里,就看到张小勇把张凯推带进书房里。
      还极为少见的关上了房门。
      杜奈照心里疑惑,把孩子交给保姆后,就好奇的靠近去听。
      突然,她听到了‘杀刘乐’三个字,这让她的脸色微微一变,顿时苍白起来。
      回到房间里,等到张凯推面色沉重的回来,她直接问道:“你们要杀刘院长?”
      张凯推吓了一跳,面色狂变:“你怎么知道?”
      “猜的。”张凯推冷笑道,“看来,被我猜中了,刘院长刚刚救活了我和孩子,你们竟然就要杀他?你们这是恩将仇报啊!”
      “你小声点。”张凯推急忙捂住杜奈照的嘴巴,“什么恩将仇报?我们不是也人了他五千万吗?他是为了钱,才救你们的!”
      “要不是他,你就是花十个亿,我和孩子也可能已经死了。”杜奈照气愤道。
      “咱们不讲这个,刚才你也看到了,他连咱爸都打,是不是?”张凯推问道。
      杜奈照没有否认:“他是有些张狂,可是也不能杀了他吧!”
      “咱爸还在犹豫呢,这事,你可不能乱说。”张凯推郑重道。
      “我不会乱说,就是害怕你们会把张家葬送了,我告诉你,刘院长不是普通人,你们也许害不死他。”杜奈照认真道。
      “知道,他是修武者,比我还厉害,自然不是普通人。”张凯推认可这一点。
      “不是这个,我是说他的医术,你看,刨腹产后连伤疤都没有。”杜奈照道。
      张凯推看向杜奈照的白嫩肚皮,立刻扑上去就亲吻了起来。
      杜奈照怀孕这段时间,可把他急坏了。
      眼看杜奈照的气色很好,他真的忍不住了。
      可是,杜奈照却一脚把他踢开了:“你要想杀刘院长,就不要碰我。”
      真气境小成的张凯推竟然被杜奈照一脚踢到了床下,摔了个四仰八叉。
      原来杜奈照也是武者,而且,还是真气境大成的修武者。
      …………
      夜已经很深了。
      刘乐叫舒弈铄把他送到雨韵商场,因为他的汽车还在那边停着。
      经过这件事情,舒弈铄对刘乐佩服得五体投地,一路上都在赞叹不已。
      就是有些担心那些医生会报复,特别是那个毛医生,据说后台十分强大。
      对此,刘乐不但不怕,而且心里还有些期待。
      来到雨韵商场,刘乐下车,舒弈铄就开走了。
      晚上十一点半,商场已经关门,玻璃大门上了锁,四周的行人,也极为稀少。
      刘乐透视整个商场,里面静悄悄的,只有监控设备在工作。
      突然,刘乐透视到在商场后面有两个蒙面人鬼鬼祟祟而来,手里还拿着银钩。
      刘乐感觉他们手里的银钩特别熟悉,不由得透视了一下他们的脸。
      一男,一女,嘴唇很厚,过度的接吻,让他们的嘴唇都磨出了茧子。
      这不正是之前暗杀自己的杀手嘛!
      而且,还是无踪社的杀手。
      当时,刘乐都把他们打倒了,却又被另一位武者救走了。
      此时遇到,让刘乐心里一喜,立刻赶过去,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他们逃跑。
      以刘乐现在的身手,很快就翻墙赶到商场后面,悄无声息的接近他们。
      就在他们把银钩扔到四楼,正要爬上去时,刘乐突然出现,瞬间打倒了他们。
      两位都是真气境大成武者,在刘乐手里,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和机会。
      只可惜他们都是哑巴,不管刘乐问他们什么,他们只是啊啊的摇头。
      刘乐不想费时费力的审讯他们,而且他也不懂哑语,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。
      于是,就打电话给牛晨阳。
      没多久,牛晨阳和戴佳伟就一起赶了过来。
      三人经过商量。
      就由牛晨阳把两位无踪社的哑巴杀手,带回玉轩楼关押起来,慢慢的审讯。
      因为他们的实力和牛晨阳一样,联合起来恐怕连牛晨阳都不是他们的对手。
      于是,牛晨阳就踢碎他们的丹田,把他们废为普通人。
      戴佳伟则是住进商场里,以防再有人过来偷盗。
      刘乐开车回到家里,看到肖鹏和熊晨还在熬夜修炼,看到爷爷在房间里抽烟。
      看到爸爸妈妈坐在床上一起看电视。
      看到朱晓美正在指导邓如雪一起修炼,邓如雪还在努力的引气冲脉。
      还有几只阴鬼在四处游荡,寻找着阴气浓郁之地。
      刘乐召唤出龙魂刀,小黑龙张嘴一吸,四周的阴鬼就全都被它吞噬进腹中。
      刘乐觉得,这幢别墅真是买值了,下面有个大型的积沙古墓,古墓中还有一具没有腐烂的女尸,女尸里住着一只古装绝色女鬼王,这就是天然的招鬼之地。
      对别人来说,这是凶宅;而对刘乐来说,却是一块福地。
      小黑龙也因此有了口福。
      他向另外三幢邻居家的别墅透视过去,就看到有一家出车祸死了人。
      正被阴鬼包围着。
      第二家空空荡荡无人居住,几乎成了鬼窝。
      第三家的一对夫妻正被恶鬼附体,痛苦不堪,无法入眠。
      更多的阴鬼和恶鬼,正在往地下钻,钻进那具漂亮女尸的嘴里。
      女鬼王在以这些鬼魂为食,并进行修炼,在不断的强大自己的力量。
      刘乐用意念勾通龙魂刀,龙魂刀立刻变化成小黑龙的样子,化为一道黑光飞了过去,瞬间就把那些阴鬼恶鬼和凶鬼全都吞噬干净。
      刘乐敏锐的察觉到,在这些鬼怪成为龙魂刀的食物后,积沙大墓中的女尸微微颤抖一下,那只女鬼王似乎有些震惊和忌惮。
      刘乐笑了,暗道:‘看来正是你在暗中操控着这一切。’
      ‘睡了几千年,你一定想醒过来,看一看这个世界吧!’
      ‘可惜你遇到了我,永远都别想再醒过来了。’
      龙魂刀飞回刘乐的丹田灵海,传出一道喜悦的意念:“主人,我发现地下还有一个更好吃的家伙,我下去把她吃了吧!”
      刘乐淡淡道:“不要杀鸡取卵。”
      “留着那个女鬼王,你每天都能吃到这些从四面八方赶过来的阴魂和小鬼。”
      “要是把女鬼王吃掉,这些阴魂和鬼物不会再过来,今后你就吃不到了。”
      “我觉得还是细水长流的好。”
      “让这只女鬼王天天都帮你召唤鬼物过来,你每天都能吃到,不是更好嘛?”
      小黑龙想了想,爽快答应道:“好主意。”
      “每天都有吃的,总比饥一顿饱一顿要好。”
      刘乐又无奈的叹息一声:“只是,这会对周边几户人家招来灾祸。”
      小黑龙嘿嘿笑道:“管他们死活干嘛?只要我每天都能吃到食物,就行了。”
      刘乐知道,小黑龙没有善恶,是利已主义者。
      可是,刘乐不能这样做啊!身为医生,他真的不忍心邻居们被鬼怪害死。
      于是,他一路上他就想着,最好把周围的几幢别墅全都买下来。
      想着想着,他就回到房间里,脱掉衣服去洗澡。
      刚刚洗好澡,正准备修炼时,朱晓美光着脚丫子,蹑手蹑脚的找了过来。
      她穿着黑色的连体镂空睡裙,白嫩的肌肤若隐若现,煞是迷人。
      “哥,你回来啦!” 她惊喜的望着刘乐,笑嘻嘻的问道。
  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?”刘乐悄无声息的回来,并没有惊动任何人。
      “我现在是武者了,感知力比以前强了许多,我听到了你洗澡的声音。”
      朱晓美摸了摸自己的耳朵,兴奋的说道:“还听到了你想我的声音。”
      “哥,你有没有想我?”
      刘乐笑道:“想。”
      朱晓美激动的一把抓住刘乐的手臂:“让我闻闻你洗的香不香。”
      看着朱晓美趴在自己身上,伸着脖子,俯下脑袋,就像闻花香一样,贪婪的闻着自己的手臂,刘乐心头就突然升起一阵灼热感。